玖万

【农坤/异坤】花葬(大三角)

虐,慎入

ooc属于我 农农表面上单相思 ,蔡徐坤不明白自己的心意,目前和子异在一起
不知道是什么鬼的cp虐文
这算大三角还是农坤还是坤农?
花吐症的梗 结局悲惨,慎入。

↓正文



陈立农喜欢蔡徐坤,这份爱深藏了很久很久。

从第一期节目就开始了,陈立农看着台上耀眼妩媚的人,就坠入爱河了。

蔡徐坤那样的耀眼,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初恋就是单相思呢……

——————————
(一)

身体越来越差,以为是刚来到LA没倒好时差的关系。

喉咙很疼,发痒,陈立农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烧了。

戴上口罩,草率地吃了几粒感冒药,披上衣服去训练了。

头晕乎乎的,死命撑着也撑不住了,耳鸣……什么也听不见,踩点一个都没有踩准,轮到他的part根本就没唱。

“农农,怎么了?” 谁在,叫我,是坤坤么?

“砰”整个人倒了下去

周围都是蓝色的,水……么,透不过气来,喉咙一直被灌着海水,很疼,像被什么卡住了,要窒息了。

这是……死亡的感受

惊醒,陈立农瞪着深邃的眼睛望着绘有玫瑰图案的天花板。

望着眼前的镜子,摸了摸眼底“妆卸了么” 像是自嘲一般“黑眼圈越来越深了”

等了吧,陈立农,蔡徐坤是不会喜欢你的,你又何必呢?

闭上双眼,睡着了……就会忘记这份爱了吧

门被打开,进来的人把水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坐在椅子上,盯着他

陈立农被这炽热的目光盯着不自在,睁开了双眼。

“蔡徐坤”

“我来看看你”蔡徐坤张开嘴,随意地说了一句。

陈立农则看着他的唇,一步一步……沦陷,他告诫自己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希望自己没有喜欢蔡徐坤,他怕坤坤因为和他在一起而受伤。

“从始至终,只要我一个人难受就好了”陈立农这么想着

王子异的到来,打破了陈立农的幻想,

也击垮了陈立农的自我安慰

蔡徐坤仰着头看着身后的子异,拿出了一根香蕉,亲手剥了皮,自己咬了一口,然后塞到了子异的嘴了。

子异把那部分的香蕉吃了,笑着摸了摸蔡徐坤的头。

天生一对。

一旁的陈立农盯着他们两,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羡慕王子异,能和蔡徐坤在一起,明目张胆,恩恩爱爱

羡慕蔡徐坤只会对他撒娇,依偎在他的怀里。

陈立农甚至嫉妒王子异(如果没有王子异,坤坤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了?)

陈立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努力不去想

嗓子越来越疼了,他捂着嘴,猛地咳了好多好多下,

他觉得,自己要咳出血来,他不敢看自己的手,更不敢让蔡徐坤看自己的手

小心翼翼地张开,手里是一片,黑紫的,如夜空一般,无根的花瓣

陈立农不知道这片花瓣哪来的,花瓣下什么也没有。

也许只是感冒吧

王子异和蔡徐坤显然是被咳嗽声惊到,担忧地盯着陈立农

“没事”陈立农虚弱的回答道

“那我们先走了,等会还要训练”

(如果我这时候叫住你,你会不会多陪我一会?)

陈立农想下看着,看到的是坤坤和子异紧握的手,听见的是坤坤“子异”的叫声

悲伤溢满了心,他捂住嘴,猛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一声又一声……卡住了……停止了……又卡住了,最后化为了哽咽的声音

哭的,是坐在床上,满身湛蓝色花瓣的人。

(二)

陈立农,知道,那些花是自己咳出来的

这是什么病?

不愿去医院的他,只好夜晚窝在被窝里百度搜查答案。

无论怎么查,映入眼帘的都只有“花吐症”三个字。

“世界上还有吐花的病么”陈立农冷笑

他想起曾经说过的话

“如果蔡徐坤不喜欢他,他可能会死吧”

蔡徐坤把这句话当玩笑,忘记了

坤坤……如果我现在快死了,你会爱我一次么?就一次……也好

即便这样,陈立农也不想让蔡徐坤知道他的病

不怎么戴口罩的他戴上了一次性口罩,每天都戴。

他故意避开蔡徐坤,尽量不去看蔡徐坤和王子异两人,他怕看了他们,又忍不住吐出花来

咳嗽地越来越频繁,手捂不住花,落了几瓣下来

陈立农用高大的身体挡着花,快速捡了起来

“我去趟厕所”

一刻也不耽误,飞奔着去了厕所。

手对着垃圾桶,张开,一片片红色的花瓣随着手的方向,慢慢滑入桶中。

处理完花瓣,面色平静,装作信步走了出去。

回到训练室,无视大家奇怪且关切的目光,撸了撸袖子。

“还练么?”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九个人又连着练了好几遍,直到晚上才散伙

蔡徐坤离开前去了趟厕所,看见了垃圾桶里红色的花瓣

(三)

陈立农知道吐花症这个病会越来越严重,但是他没想到发展的这么厉害。

仅仅三天,他的咳嗽就几乎停不下来,手再也捧不下如此多的花瓣。

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申请自己住一个宿舍。

宿舍的垃圾桶满了一个又一个,陈立农也不去把花瓣处理掉,去扔的话,肯定会碰上其他人吧。

把门锁起来,谁也不见,靠着方便面和速食饼干苟活。

吃一口,连着花一起吐出来,喉咙越来越疼,花吐出了许多,留在嗓子的也越来越多。

嗓子沙哑,高音一唱就会因为疼痛而卡断。

想活么?他想活

但他不敢对蔡徐坤说喜欢。

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试一试。

专门挑了王子异不在的时候。

他看见在前面走着的坤坤,扑过去,抱住他。

陈立农感觉到坤坤身体一僵

“怎么了,农农”

“坤坤,我喜欢你”陈立农抑制住想咳嗽的冲动,用沙哑的嗓音说着。

“农农,别再开玩笑了”蔡徐坤用手推了推立农,想挣开他的怀抱

“如果我快死了……”陈立农不在乎蔡徐坤的挣扎,“你会亲亲我么。”

他无耻地嘟着嘴,向蔡徐坤靠去。

蔡徐坤被弟弟反常的表现吓到了,一瞬间用力推开了他的脸,挣脱了出来。

陈立农一怔,望着空落落的双手,满眼失望,满心悲伤

“立农……”

(改叫立农了么……)

蔡徐坤伫在那,有些尴尬“我喜欢子异,这……你知道的吧”

“对,我知道”陈立农冷笑一声“我只是不……不愿意相信罢了”

无法忍住的悲伤终究会化成眼泪溢出来,陈立农迅速转身跑了。

喉咙像针刺般疼,一边跑一边不停地咳嗽,要窒息了。

手捧不住的蓝色花瓣散落了下来,铺成了一条蓝色的花路

一条……子异走向坤坤的路

“砰”门猛的关上,他低下头任凭眼泪掉。

他想戒掉这份爱,可是,他戒不掉。

(四)

陈立农得病越发地严重,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神智已经不清了,

眼前一片模糊,脑子一片混沌,

只记得……他爱蔡徐坤,爱到疯狂。

门被敲响了,蔡徐坤其实不愿来见陈立农,只是身为队长,不得不来

陈立农摇晃着站起来,踉跄了一下,扶住把手,才勉强稳住身子。

他的手颤动着,无力打开门,突然猛烈地咳了起来,他不再捂嘴,任由花瓣飞落

蔡徐坤听见咳嗽声,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只见到站都站不稳的陈立农。

陈立农已经看不清眼前是谁,倒在了他身上,软趴趴的。

蔡徐坤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他病的有多重

蔡徐坤其实早就知道陈立农喜欢他了,可是他只喜欢王子异

他不愿对陈立农见死不救,可是吐花症只有靠亲吻……

那天晚上,陈立农对他告白的时候,他不知所错

脑子发热,不知道对他说了什么,只见得他飞跑了回去,一路散落下蓝色的花瓣。自己的脸上沾上了湿漉漉的东

是……眼泪么?蔡徐坤不敢碰那些蓝色的花瓣,他怕得这种病,他害怕这种失去爱的痛

面对面前奄奄一息的人,蔡徐坤不断告诉自己,自己喜欢的是子异

自己……不能背叛子异

陈立农看不清面前的人,但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就知道了,他用尽力气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

“坤坤……咳咳”陈立农抬起头,他的唇一步一步靠近蔡徐坤粉嫩的唇。

蔡徐坤没有反抗,他闭上眼,等着温柔的触感。

过了一秒……两秒……七秒,蔡徐坤听见微弱的咳嗽声,唇尖柔滑的触感,有手摸了摸,是一瓣花瓣

火红色的花瓣

睁开眼只看见,闭上眼,一脸微笑的陈立农,呼吸随着咳嗽停止。

陈立农安详地走了,在一片火红色的花瓣里走的。

蔡徐坤摸了摸自己的唇,他碰到了花瓣

蔡徐坤也染上了花吐症,连子异也治不好的花吐症

只有蔡徐坤知道,唯一能治好他的人已经被他自己害死了

——————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又一个貌似填完的坑

PS:点赞评论,可能有很多错别字,发现了提醒一下我,笔芯

剧情小解释:农农怕坤坤跟他在一起受伤是因为男男脸不被大多数人解释,所以后来子异的出现击垮了他男男恋的自我安慰。

题目“花葬”就是因为农农因吐花症而死,死在花瓣堆里而取的

下个周末之前不产粮了emm




评论(23)
热度(72)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