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万

【超级制霸】A GAME FOR 四罪(惩戒游戏)01

真实游戏向,恐怖体,

背景游戏改编自《黎明杀鸡》,侵自删,屠夫一人一个随时更替,逃生人数四人,剩三人

很真实,一切都太真实了。

不像是在做梦。

陈立农蹲在长满野草的地上,野草不知多少年未修剪,直戳他的脸,一簇草甚至挡住了他整个高大的人。这并不是最值得在意的。黑压压的土地上漫出一丝红色,逐渐扩散开了,蔓延到身下,陈立农摸了摸地上的液体,稠的,还有点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他凑近手指,深深吸了口气,刺鼻的味道使他想打个喷嚏,赶紧捂住嘴,诡异的气氛让他不太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红颜色的稠密液体,带着少许刺鼻的铁味——血。

这一刻,大脑仿佛停止了运转,脚往后挪了挪,身子也跟着慢慢移动,碰到身旁的野草发出淅淅索索的声音,不只是太寂静了,还是他太恐慌了,这声音在陈立农耳里显得格外的清楚。

这还在流动的,不知道是谁身上的血,可是这么多……想必那个人已经快死了。

在救与不救的纠结中,陈立农还是保命优先,为了救其他人搭上自己的小命,恐怕有点不值,况且还不熟悉这里,救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舍身取义。

当务之急是赶紧逃离这片区域,陈立农不敢站起来,靠着野草的缝隙,偷偷看着前方。转身就跑显然是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他感觉到,有人在这。

那人,不可能是这摊血的主人,陈立农能看见直直向前方伸出的手,手指扣着地面,抓着已经枯萎的暗黄色的草,整个半身都被提了下来,被巨大的力向后拖着,指甲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隐约看见他背上的伤口,从背至腰,深长的刀痕,刀痕旁边的肉有些许翻出,显着与四周不衬的白色,显然是,愈合了又裂开好几次的。鲜血从伤口流出。

被野草遮蔽的视野太小了,看不清楚什么,即使这是发生在不到十米的跟前。

如果探出头来看,很大几率被发现……就完了。

在后面拉扯他的人是谁?

那人的伤口触目惊心,如其说是崭新的,不如说是旧伤不断地加上新伤。

背后的刀痕,不可能是自己砍的,

有人在追他?

为什么?

一串串疑问浮现在脑海,陈立农也顾不得这么多,

几米,短短几米

逃跑肯定会被发现。

强烈的求生欲使他连大气都不敢出。腿在强烈的恐惧中仿佛失去了知觉,丝毫没有酸感。

那人最终被扛起,与追杀他的人一同离开,愈行愈远。

谨慎是保命的至上法则,陈立农不敢轻举妄动,四周又回复了寂静,如果没有那一摊血,刚才的事就像梦一般……就像恐怖的噩梦。

短短几分钟,如同过了一个世纪,静默如初。

陈立农决定赶紧离开,以防追杀者的回归。

迅速站起身,转头,腿十分无力,酸痛,跟不上身体的转动。踉跄了一下,右手撑着地才以免摔倒,在零点一秒内迅速起身,向刚才两人离开的反方向跑去。

风在耳边呼啸着,脚踩着野草,不停发出清脆的“咔吱声”

跑了近5分钟,用出了自己田径比赛的速度,和多年练习得以练成的体力,陈立农已经跑得很远了。前面是城墙,花白的城墙上有隐约的血迹和密密麻麻的刀痕,墙的正中央是一道门。

抓住了最后的稻草,想逃离这个地方,陈立农快速向门奔去

走进看,才发现门是与墙完全不同的钢制成的,看着绵延向内部的线路,陈立农眼色一暗——这是扇电动门,没有电是不会开启的。

门显得十分的新,显然是不久前才装上去的……为了什么目的

陈立农从中间微小的缝隙中将手指伸入,扣住,想借一拳490的蛮力把门拉开,结果完全做不到。手被勒的通红,有了几道血痕。

靠! 脏话自然地从已经五年不吐脏字的陈立农口中喷出

呆在这毫无意义。

陈立农决定寻着电路找到可以发电的发电机,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再次深入刚才的那片土地,寻找极有可能已经被毁坏的发电机。

生的希望……

他不能在这等死

何况……这里一定有其他的人

陈立农小心翼翼地垫着脚朝回走去……这次,他有了面临一切恐怖与血腥的准备

真的准备好了吗?

实在不行……就背叛吧

——————

档案

四大罪之一罪——背叛

代表人物:陈立农

游戏惩戒者:林彦俊(关系未知)

惩戒团:林彦俊,Justin,王子异,庄主

求生者(即被惩戒者)陈立农,未知,未知,尤长靖(弱小,dead)

惩戒团分别对应四个求生者,各自关系有暗藏剧情,

单cp,cp剧情贼少。
——————
预计5篇完结
——————
缓慢涨粉中,来个点梗,想要看的梗可以在评论里说,我会找一个写😘

记得点赞评论

评论(2)
热度(34)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