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万

【超级制霸】A GAME FOR 四罪(02)


远方的天空有一丝丝亮白,照在这不算大的封闭的庄园里,视野明亮,开阔了些许,陈立农很奇怪,明明从他逃出草坪之后没过几分钟,天却已经有亮的征兆,就如同黎明前的黑暗。

他不觉得时间会有这么巧,要说刚才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就是在这一整个庄园里,一个人已经被抓住了。陈立农不知道他被抓去了哪里,但庄园里随处可见的处刑台已经说明了一切,有人已经死亡了。

死亡可以造成时间的加快?

推测到底只是推测,没有方法去验证,唯有……等待下一个人命丧黄泉。

远方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步步逼近,像是故意加重了脚踩下去的力道,引人注意似的。

心脏噗噗地剧烈跳动起来,陈立农急忙蹲下身子,躲在了巨大的处刑台后边,借以遮住自己的一整个身子。要怪只能怪自己太倒霉,偏偏在处刑台这遇上了那凶残恐怖的巨型身影。

脚步渐渐在耳边放大,陈立农微微探出头观察者,视野中一丝黑影出现,随着脚步声逐步放大着面积。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身子,转到了处刑台左侧,向黑影相反的位置慢慢移动,靠着巨大台子的遮挡,对面的人貌似没有发现他。

脚步慢慢远去,陈立农心虚地长舒一口气,迅速站起身,想要离开。

传来撕破空气的声音,什么在挥舞着,砸到了陈立农的左肩上,破开了一道口子。撕裂般的疼痛,血从左脚向前后的地面漫去,恐惧溢上了心头。

“怎么会,他不是走了吗!”

右手迅速捂住左肩,左肩穿来一阵痛感,疼到左半边身体不能动弹,血从右手中滴出来,落到地面上,陈立农弯着受伤地身体,劲量维持住平衡,向前跑去。

不过几秒钟的事情,好像度过了一个世纪

冷汗混着血不停地下落到地上,陈立农跑几步踉跄一下,稳住身子继续跑,后面的人穷追不舍。

陈立农能听见背后沉重的步伐,能感受到后面如同怪物一般的两米高的身影和他时不时发出的怒吼声。

前面是一幢陈旧的房子,有窗!门在对面。

来不及给陈立农做出思考,似乎是身体本能的反应,跑向了窗,右手撑着窗台,跳跃起来,一个翻身进入了房子。后面的人因为体型过大,翻窗时显的十分笨拙,两只脚踩上了窗台,跳跃了进来。趁这几秒,陈立农瞬间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从后边的窗户翻了出去,蹲在了草丛里,借以隐藏。

血还是在留着,陈立农不敢轻举妄动,就算是撕下衣服简单包扎一下,也会发出足以听见的声响。他只希望追赶他的人快点离开,伤口在不处理可能会发炎,然后变得更严重,这不仅仅是疼的问题,求生者行动不便在这个庄园里是最致命的。

又过了几秒,等到他出来,陈立农才看清了他的整个身体和面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健硕的如同怪物般的身体,四肢和大腿都爆出来好多块肌肉,身体呈倒三角形,颇有大力水手的风范。皮肤,如同僵尸般的灰黑色。头上带着诡异的笑脸面具遮住了半边脸,整个右边的嘴巴,裂开直至右耳根,用红线草率地缝补了一下,眼睛黑洞洞的,看不到眼球。胸前披着白色的围裙,上面有好几道巨大的刀痕,点点星星血渍,几乎覆盖了全身,手上拿着巨大的杀猪刀,比平常的杀猪刀大了好几倍,刀十分锋利,反射出黎明的一丝光线,刀锋上沾满了血红色的鲜血,流动着,从刀尖滴下

陈立农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屠夫,摸了摸肩上还在疼痛的伤口,打了个冷颤。又想起几十分钟前被拖走的那个人,心脏噗噗地跳起来,仿佛怔住了,定在那,不在动弹。

他不敢相信这么恐怖的一切,就发生在他身上,就在这个时候。

屠夫仿佛会透视或者心灵探测一般,径直向陈立农藏身的草丛走来。

心跳加快,陈立农想逃,但恐惧使他迈不开腿,转身撑地,靠右手右脚缓慢地趴着,挣扎着站了起来,背后又传来异样的感觉,恐惧与新伤口撕裂般的疼痛令他即刻倒地,挣扎着,站不起来,这幅狼狈的样子,就像之前自己所看到的。

陈立农仿佛明白了那个已死之人在这种时刻的恐惧和强烈的求生欲,但四周却没什么可抓,左肩和背后的伤痛令他无法动弹,过度的流血也使他发昏,身体软趴趴地被扛了起来,运走了。

另一边,在大厅的观战团,有人好像不高兴了。

当初一人一个分配的时候没人有什么问题,现在仗着自己权大就抢着惩戒我的人?




(未完待续)

————————————
血迹追踪:求生者滴在地上遗留下来的血会成为屠夫寻找他的线索

心跳探测:恐惧的心跳声会被屠夫听见

——————————————
档案

屠夫

姓名:未知

庄园庄主与游戏主办者,强力监管者

对应求生者:尤长靖(弱小)(陈立农纯属兴致之下被多余惩戒的)


陈立农

背叛

对应监管者:消防员(林彦俊)

与对应监管者关系:前·恋人,和背叛与被背叛关系

下章解锁

范丞丞

伪善

对应监管者:Justin

关系:未知

——————

一天两更,作业太多,所以更得不长

点赞评论!





评论(6)
热度(17)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