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万

【坤农坤】花葬(完结篇)

痞小孩还是带着口罩,一脸憔悴的样子。蔡徐坤想起前些天去看望他,猛烈的咳嗽,和捂在掌心的东西,令他越发好奇和担心。小孩身体状况实属不好,练习到现在一共就3个小时,已经借口上厕所近八次了。

蔡徐坤想跟过去,但,他又怕,怕听见小孩咳嗽,心会痛。怕,自己做不了什么。

思绪万千,训练时身体机械地动着,脑子根本不在控制,全凭平时练习出来的肌肉记忆。毕竟……塞满痞小孩的脑子,也装不下其他东西。

很热,很烦躁,练习终于结束。大家商讨着去全时大吃一顿,当做夜宵。陈立农不出所料地拒绝了邀请。蔡徐坤想留下,可始终觉得不太好,毕竟……还有子异

掩饰……感情。蔡徐坤还是跟着去了夜宵的大队伍。美其名曰:粉丝叫我多吃一点,增肥。事实上,他自己也知道。但他始终不明白……自己的逃避对陈立农意味着什么,会造成怎么样的后果。

在去厕所的时候他看到一朵朵火红的花瓣

————————————

又过了近两天,蔡徐坤觉得这两天小孩似乎在躲着自己。与自己碰面,总是低着头急冲冲的走过去,不在跟自己讲任何话,分享任何心事。也不在“坤坤”地叫着,跟在他身后。也罢,就算跟在自己的身后……他也只能当个电灯泡吧。

中午,王子异和其他团员有代言活动,吃过午饭便离开了。蔡徐坤自己则因为过敏而不得不缺席。小孩……因为咳嗽和不舒服推掉了代言。

经过小孩的门前,门死死地关着,不在留出一丝缝隙,随时欢迎任何人的大门最终还是关上了。

独自走在长廊里,漫步看着周围的树木,一朵一朵火红的花儿在阳光下绽放着,耀眼的鲜红色和垃圾桶中被遗落的“碎片”一样惹人注目。单纯的以为陈立农只是在破坏花而已。扯花瓣做什么?占卜么?

一双手从背后环上脖子,有一定重量压在了自己身上。

后面是一个人,是痞小孩,蔡徐坤知道,但是他身体上冰冷的温度着实令自己吓了一跳。

小孩伸长了脖子,把脑袋探到蔡徐坤眼前,趴在蔡徐坤的肩膀上。

“坤坤,我喜欢你”

蔡徐坤为突如其来的告白而惊诧。

喜欢么?哪一种喜欢。他想去相信那种爱,但总是自欺欺人。得了吧,蔡徐坤,小孩是个虚伪的人,他,最喜欢的……是你的男朋友。

蔡徐坤想推开陈立农,摆脱脑海里虚假的梦。

“别开玩笑了”

“如果我快死了,你会亲亲我么?”

对“死”字特别敏感的蔡徐坤,内心异样。

如果真的快死了,小孩会去找的是子异吧。现在的举动,不过是劝我离开的方式而已。

蔡徐坤的心思敏感,不知从几年前就开始如此的多疑。如此的……胆怯

“我……喜欢,子异……”脑子一热,迷糊中,不知说了什么,只看见小孩,转身奔走,剧烈的咳嗽声从远方传来。前面的道路上,掉满了蓝色的花瓣。

蔡徐坤看着花瓣,心里仿佛我无数细绳缠绕着,让他为难,让他伤心,让他……窒息。

花瓣中储存了小孩的悲伤。

为谁悲伤?……我,还是子异?

蔡徐坤的拒绝……一面是误会……一面是多疑,还有一面是细腻,怕伤害别人,更怕被伤害。

小孩的门关的更紧了

经过时,可以听见他小声的抽泣和咳嗽的声音。就隔着一扇门。蔡徐坤仿佛看见了他颓废和虚弱的样子。

身体不受控制般敲响了门。门打开,蔡徐坤轻轻扶住向他倒下的小孩。

轻轻的坐下,支撑着小孩的身体。小孩躺在他的腿上,迷迷糊糊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脸色苍白,身体比以前消瘦了不少,蔡徐坤的手触碰着小孩消瘦的手,手上无肉,几乎皆骨。

地板上满是红色的花瓣,夹杂着蓝色的柳絮一样的东西。

小孩轻轻咳嗽,头抬了抬,口中喷出花瓣,随着风缓缓飘落,落在地板上。

无根花,花吐症……蔡徐坤顿悟。心揪一般疼。

他不敢主动,只等小孩主动……如果小孩真的喜欢他的话。

………………

陈立农挣扎着抬起头,想亲亲蔡徐坤

只要一起吐出花就好了。他想……待在蔡徐坤身边啊

可是……蔡徐坤不喜欢他。自己吐的花治不好坤坤。

如果自己活了……坤坤病了。好难受,他不想蔡徐坤难受(╯﹏╰)。毕竟……坤坤不喜欢自己。

为何要……勉强?

短暂迟疑的时间足够让无根花充满肺部最后一丝空隙。

窒息感传来,喉咙因为长久的咳嗽火辣辣地疼。

轻轻地咳嗽,虚弱的身子也只能轻轻地咳嗽。

透不过气,抚摸着蔡徐坤的手缓缓掉落。陈立农……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

两个自欺欺人的人,终归错失。

爱……是什么?

一碗汤药,还是……毒药?

……………………

剧情有点不同是因为视角不同

里面包含一定量的真相,你们自己把前几章的部分内容拼凑一下,真相就出来了。

ooc属于我

点爱心大拇指,评论,谢谢

花葬终于完了,哭哭唧唧

评论(3)
热度(70)

关注的博客